是青年參政還是家族王朝?印尼2024總統大直選修憲爭議彙整

是青年參政還是家族王朝?印尼2024總統大直選修憲爭議彙整

這期的台灣東南亞關注小組的每月彙整,我們關注東南亞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尼。

印尼過去幾個月來與該國總統大選相關的憲法法院裁定時程。今年2月14日,印尼舉辦了全世界最大的單日選舉,最後由普拉伯沃與吉伯朗高票黨選接下來五年的正副總統,然而,此次大選卻引發諸多爭議。除了新總統當選者普拉伯沃是過去強人總統蘇哈托任內人權迫害的加害者外,準副總統吉伯朗(時任梭羅市長)是現任總統佐科威的長子。按照印尼的《選舉法(No.7/2017)》,吉伯朗因未滿40歲,不符合參選正副總統的年齡門檻。然而,2023年10月,以Anwar Usman (安華烏斯曼)為首席大法官的印尼憲法法院裁定,將正副總統參選人的門檻修改為年滿40歲或是未滿40歲但曾擔任民選的官員或民意代表。此舉被視為幫助時任梭羅(Surakarta)市長的吉伯朗參選開路。憲法法院裁定此案時,時任首席大法官安華是總統佐科威的妹婿。

雖然2023年11月,印尼憲法法院道德小組宣布,由於安華未規避其在此事件中的利益衝突,此舉違反道德規範,因此被解除首席大法官的職位,然而,安華依然保有其大法官的職位。大選後不久,落選的兩名候選人針對憲法法院裁定候選人年齡門檻一案以及吉伯朗的參選,批評此次大選受裙帶關係及國家介入影響,因此提出重新舉辦選舉的請願。然而,2024年4月22日,印尼憲法法院裁定並無證據顯示國家介入此次大選或是選舉舞弊,因此駁回兩名候選人要求重新舉辦選舉的請願。

在此次的大選中引發許多批評;憲法法院在其中的角色更是遭到質疑淪為延續佐科威王朝的政治工具。本次的月報中,我們盤點了相關案件與重要時程,協助台灣的公民社會夥伴透過法律的角度更了解印尼的政治狀況。

印尼憲法法院關於正副總統候選人年齡門檻的釋憲案

2023年3月,印尼團結黨(Indonesian Solidarity Party,PSI)與其他四位印尼公民(包含:Anthony Winza Probowo、Danik Eka Rahmaningtyas、Dedek Prayudi,以及Mikhail Gorbachev Dom)共同提出第29/PUU-XXI/2023號請願。請願者稱《憲法》保障印尼公民投票與參選的平等權利。然而現行的《選舉法 (Law No.7/2017)》第169條第Q項「(正副總統候選人必須為)年滿40歲者」使得任何40歲以下者無法被提名為正副總統候選人,使其失去了「可以從盡可能多的選擇中選取正副總統的權利」。

法律專家Bivitri Susanti表示,正副總統候選人的年齡門檻不是《憲法》問題,候選人否符合參政資格與否應該是其過去的經驗決定。Bivitri指出,在選舉的脈絡中,除了候選人的年齡門檻外,選民資格也受到年齡門檻的限制,因此年齡門檻並不是一個問題。真正與候選人資格有關的是對於候選人是否足夠成熟、是否可以參政。因此,國會議員與政策制定者可以討論與決定一個適合的年齡門檻。

事實上,各國的政治領袖候選人年齡門檻皆不同。在台灣,正副總統候選人必須年滿40歲使符合參選資格;在美國,參選正副總統的年齡門檻為35歲;在澳洲,並沒有針對總理候選人的年齡門檻,但由於總理人選必須為國會議員,因此總理人選必須符合國會議員18歲的參選門檻。雖然許多國家候選者的年齡門檻低於40歲,然而,在近代史中,年齡低於40歲的國家領袖還是少數。針對此次印尼大選中憲法法院裁定以及吉伯朗的參政資格爭議,其實根本上與參選者的年齡無關(事實上,憲法法院在去年10月的裁定中也並未依照請願內容下修正副總統候選人的參選年齡門檻)。許多法律專家與公民社會組織認為,針對候選人年齡的門檻限制應該交予立法和行政機關,透過足夠的公眾溝通來制定,並且在開始準備選舉以前以足夠的時間修改《選舉法(Law No.7/2017)》。

Image
Photo from: https://en.mkri.id/news/details/2023-08-29/Bivitri_Susanti:_Age_Limit_for_Presidential_Tickets_Not_a_Constitutional_Issue (Photo by Humas MK/Fauzan)

相關資料:

ACFA台灣東南亞關注小組每月彙整 No.1

編譯撰文:楊俐英|亞洲公民未來協會研究員暨專員

Read more

退回國會權力擴張法案,抵禦公民空間緊縮危機。

退回國會權力擴張法案,抵禦公民空間緊縮危機。

亞洲公民未來協會(ACFA)透過研究、培訓、網絡建構與公眾教育,串聯台灣與東南亞公民社會,共同關注並致力於減緩東南亞公民空間緊縮趨勢。 過去我們關注過泰國刑法112條藐視君主罪對青年行動者的危害。我們談過馬來西亞社團法與大專法案賦予行政權過大權力而有害於結社自由。印尼新刑法修正案(New Penal Code)中則明文規定禁止侮辱總統和國家體制。我們已然見證這些法案對東南亞公民社會開展行動和倡議所造成的風險與負面影響。 令人遺憾地,在台灣三一八運動的十年之際,我們目睹包含《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在內一系列不透明、未經充分討論、危害言論自由的國會擴權法案,以不符合程序正義與違背民主程序的舉手表決形式被強行二讀與通過。 由於該法案新增許多模糊未加以定義且有罰則的內容,包含:「反質詢」、「虛偽陳述」與「藐視國會」等。我們相信該法案一旦通過,在未來極有可能造成公民社會與民間團體因自身倡議與言論而遭受不同形式處罰的情形。 我們認為這樣的法案內容與審議程序,已足證這是一個國會濫權法案,也是擴權法案,是民主倒退,也是公民空間緊縮的徵兆。我們與四十多個公民社會組織站在一起,呼籲立法院退回該法案,重

【座談】我在新加坡做記者

【座談】我在新加坡做記者

亞洲公民未來協會致力於連結台灣與東南亞公民社會,共同發展抵禦公民空間緊縮危機的策略。近年來由於區域公民空間緊縮,隨著壓迫性政府持續打壓區域內的公民社會組織與人權捍衛者,新聞自由的空間也持續不斷受到打壓。然而,區域內的人權捍衛者、獨立記者與媒體仍持續發展不同策略以延續他們的工作以捍衛基本人權。 在本次活動中,我們很榮幸邀請到新加坡獨立記者與長期致力於廢除死刑工作的人權捍衛者Kirsten Han 韓俐穎分享她的工作經驗與歷程。這場座談可以讓我們了解一位獨立記者如何在具有挑戰的環境持續採訪與製作具備深度與觀點的議題新聞。 關於講者 Kirsten Han 韓俐穎是一位新家坡的獨立記者與人權捍衛者。除了經營《We, The Citizen》電子報之外,她也是《Mekong Review》的總編輯。此外,Kirsten是新加坡公民社會組織Transformative Justice Collective (TJC)的成員,長期致力於廢除死刑以及終止掃毒戰爭。Kirsten是一位作家,她曾出版《The Singapore I Recognise: Essays on home, c